殘血葬花。

-全職粉
-雙花韓張一生推!!!
-劍三台服傲血軍娘 _(:3」∠)_

【傘修】那天,天在下雨。

*考試的文章

*有更改過一些

*撞車梗

*BE

*OOC

*OOC

-正劇go-

骨節分明的手覆在鍵盤上,噼哩啪啦的作響,而旁邊的電話突然傳來一陣悅耳的純音樂--他的電話響了。葉修沒有去接聽,因為他在競技場內正與敵人進行著生死搏鬥,瞟了一眼手機,更是無暇去理會那些煩人的電話--更何況是沒有來電顯示的?

良响,手機靜下來了,而他亦從生死搏鬥中走出來。他解開手機鎖屏,看了一眼來電號碼,又放下了手機,再次回到榮耀的競技場的懷抱裡。

此時,手機又響起了,他看到又是同一個來電,不耐煩的低喃一句,然後用著他一貫懶散的語氣問道:「誰呀?」

「請問你是蘇沐秋的家人嗎?」

他愣了愣,想到好友已經外出數個小時仍未返家,拉開長期覆蓋著窗的捲簾,發覺外面灰濛濛一片,隱約看到有小雨點跌在柏油路上散開,小水窪亦因地下凹凸不平而出現,雨水如銀針般射進小水窪,被它吸收,成了一部份,看得出來雨已下了一段時間,只是在暗無天日的房間內分不清季度天氣而已。

「我是。他...怎麼了?」葉修與蘇沐秋、蘇沐橙兩兄妹是好朋友,自十五歲為了打遊戲而離家出走,到了網吧,跟當時被譽為「神槍手」的蘇沐秋在競技場打了場架,從此認識。離家出走的那天,天亦是下著雨,雖說杭州是位於江南地區,雨水亦自然較多,但那天他打敗了蘇沐秋後,也就不知道老天是否知道蘇沐秋輸了,把雨下得更大。

「蘇沐秋出了車禍,現在正在搶救中,來通知你一聲,希望你能盡快過來。」對方如鶯鳥的聲音傳進耳朵,可這如冷水潑下來般的說話令他無心去理會,突然間臉色也蒼白了好幾倍,腦袋空白一片,整個人說像中了僵直般倚在椅背,良久都說不出話來。

對方把醫院的地址、名稱都講述過後,便掛了線,直到掛線一刻,才回過神來,把榮耀關掉,隨手拿了件外套直奔出門,連雨傘亦沒有打。

雨越下越大,路面上的水跡被車輾過後留下一條淡淡的痕跡,隨之而消失。雨點於空中盤旋著,徐徐下降,落在正奔向醫院的十八歲少年。雨水拍打著葉修那還未算成熟的臉頰,可他絲毫不覺得疼痛和冰冷--比起蘇沐秋出車禍,下雨算什麼?

蘇沐秋蘇沐橙二人是孤兒,從小便相依為命,蘇沐秋是靠著幫手打遊戲、寫外掛程式而有收入,本來就不多,但兩兄妹卻樂在其中,相比自己從一個大家族離家出走,自己的情況卻不足為道。

到了。

他沖入醫院,很快便找到手術室的位置,亦不理會自己濕透了的衣服,便一直盯著手術室的燈。

他不敢告訴蘇沐橙,怕她會失控、會暈倒,葉修不想看到自己最親的人一個一個的倒下,他不想這樣......

那燈映著「手術室」三字,紅燈依舊未熄,窗外的雨下得依舊狂、依舊炫、依舊美,就像當時對方於競技場內把不同的彈藥扔出,造成了如銀絲拍打到身上的絢麗景色。

燈,終於熄滅,把他從回憶中抽回來,醫生沾滿了血的一雙手套仍套在手上,平靜地道:「抱歉,搶救不了,你進去死者最後一面吧。」

等了數個小時的結果卻是這樣落幕。

他走進去,看到對方滿身都是血,便道:「你不是說要打敗我的嗎?怎麼不起來?那簿子你別以為我不知道,我偷偷的拿出來看過,381場你只勝了109場......蘇沐秋你起來好嗎?要不...要不我放放水,給你贏了好嗎......【少年你不要太猖狂,人生的路可是很長的。】這話是你說的啊......怎麼了?想走了?有沒有問過我和沐橙?你死了,沐橙可怎麼辦?我們可沒有錢把你埋葬呢......起來吧,蘇沐秋。別再睡了。」眼淚不知在什麼時候奪眶而出,葉修伸手抹掉,道:「喂......你那外掛還沒有寫好啊......」

那天,天在下雨。

他回到家,一聲不响的打榮耀。

那天,一直能夠對任何人嬉笑怒罵、懶散的他流下了淚來,與上天一樣,哀悼著這位好友。

傘哥,蘇沐秋。

--「不,不是神槍手,是所有的槍系。」

--「所有的槍系?」

--「神槍手、彈藥專家、機械師、槍炮師。」

「你還行啊...榮耀裡面也為你下起雨來了。」他對著螢幕裡的神槍手笑道,那神槍手頭上的姓名卻是很多新一輩的都未曾見過--【秋木蘇】。

螢幕內外都下著微微細雨,晃眼一過,已是十年。

「沐橙,走吧。」他撐起透明雨傘,護著身旁的女孩,離開網吧。

-完-

评论 ( 27 )
热度 ( 8 )
 

© 殘血葬花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