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血葬花。

-全職粉
-雙花韓張一生推!!!
-劍三台服傲血軍娘 _(:3」∠)_

新杰生賀w -韓張-

好吧其實我知道新杰是在一月十一日生日,可當時的我還沒有開這lofter的帳號啊新杰原諒我那麼久才發上來இдஇ


私設:

1.人物能和角色帳號交流

2.遊戲內的角色亦能自己溝通((這啥


一月十一日。
對霸圖而言,這是一個頗為重要的日子。
他們的張副隊生日。
雖然韓文清是個不節不扣的漢子,但心內還是有一份柔情的。
為了找一份合適的生日禮物送給張新杰,每年韓文清都花了很多心思去弄,最後嘛...也算是成功送出的...
像韓文清這一種人,雖然直來直往的,但對於送禮物這種事情卻格外彆扭——前年放在對方門口,去年就在對方凌晨時偷偷的進了對方房把禮物放在桌子上——當然每次都是不留名的。

 

而今年,他卻遲疑了:還是以這種方法送生日禮物嗎?送什麼比較好?
於是,他打電話去興欣——
「喂?誰呀?」一把女聲從電話傳出,應該是網吧的人。
「找葉修。」他答。
「你誰呀?我們葉神可沒空去接你們這些無聊人的電話,如果要你就打他的手機。」對方不耐煩道。
「我是韓文清。」他一報上姓名,就聽到對面傳出一陣好像有東西跌爛碎了的聲音。
「啊韓隊不好意思我現在就找葉神。」說罷就聽到對方連滾帶爬的離開。不一會兒,就聽到葉修那把帶懶散的嘲諷聲音:
「喲,老韓,怎麼打網吧電話來找我呀?嚇到我們家網管了你知道嗎?有什麼事可以QQ我的呀。」
「你們隊裡是不是有個很喜歡新杰的人?」
「啊?」葉修呆了呆,隨即回應:「哦,你說小安啊?找他幹嘛?不是新杰打算退役了你就從我們興欣搶人吧?」
「找他有事,別廢話。」韓文清不耐煩道。
「哦,那你等一下啊。」葉修拿開電話,大叫道:「欸,小安,霸圖老韓找你有事,快過來不然你的錢包不保的喇。」

 

很快,韓文清就聽到了一把很斯文的男聲:「韓隊你好,我是安文逸。請問你找我有事嗎?」
「嗯,想問一下...」韓文清遲疑了一下,又道:「新杰會喜歡什麼樣的生日禮物?」
「啊?」安文逸顯然是被這個問題嚇愣住了,明明是最親近張副隊的人,應該很清楚副隊的喜好,但現在卻打過來找我這個粉絲?
「他喜歡什麼樣的禮物。」韓文清重覆,他以為對方聽不清楚,便把話再說一次,並一字一頓地道出。
「啊...張副隊會喜歡一些對稱的東西或者...完美的東西?再不...就一句普通的【生日快樂】...?抱歉我也不太清楚...」安文逸尷尬道。
「嗯,沒關係,謝謝你。」說罷便掛了電話。於電話另一邊的安文逸被掛電話後準備離開回到房間時,卻看到日曆--三天後是張新杰的生日。

 

生日快樂...?也許...韓文清知道了。
他開了QQ和網遊,並私密了張佳樂和林敬言。

 

百花繚亂:老韓你找我?
大漠孤煙:三天後是新杰生日,你能否弄個生日快樂字眼的煙花?
百花繚亂:額...盡量!
大漠孤煙:時間我再跟你講。
百花繚亂:好,我現在就去弄。

 

冷暗雷:韓隊找我?
大漠孤煙:嗯,三天後新杰生日,你能否把板磚拼一個生日快樂的字樣?
冷暗雷:..........韓隊你在逗我嗎?
大漠孤煙:沒,那三天後記得上網遊。
冷暗雷:好的。

 

韓文清也許知道用板磚砌成字實在太難,也沒有勉強林敬言,他在網遊開了切割器,默默弄起東西來。
也許...該表明心意了。

 

三天後,也就是張新杰的生日。
這天都韓文清特別的緊張,也許...今天是他生日吧,特別的緊張。
早早於凌晨,他寫了張紙條,然後把紙條送在他的桌子上——「12點開網遊,到1265,4750來。」張新杰在醒來之後於桌上看到韓文清的字跡,沒有什麼表情,便自顧洗盥去了。

十二時正,他開了石不轉,便緩緩地走過去韓文清提及的地標。
「不轉,知道韓隊在做什麼嗎?」張新杰問石不轉。
「不知道。」石不轉回應,又道:「不過煙,花和雷都有不尋常的情況...」
「哦...」張新杰素來對沒有計劃的事情沒有什麼好感,特別是在對方一早預謀而自己不知道的情況底下,更是不滿。

 

到了,沒有見到任何人。
張新杰茫然,是韓隊的地標寫錯還是我走錯了?
正要走時,他聽到煙花除除上升的聲音,回頭一看--
「新杰,生日快樂。」後面還有一個心心跟著。
他愣了愣,然後笑了。
是的,我今天生日啊。
他看到草叢邊有人走了出來,是一個拳法家,頭頂著「大漠孤煙」四字,然後向石不轉進行了交易。

 

【玩家大漠孤煙 向您進行交易】

是一條項鍊。
項鍊上有一個十字架和一對拳套。

 

「新杰,生日快樂。」韓文清隔著螢幕對他說。
「還有。」然後他聽到一陣敲門聲。
「我愛你。」這是韓文清本人對著張新杰說的話。
張新杰笑了笑,道:「謝謝。」
「我也愛你。」說罷便吻了韓文清。


-END-


评论
热度 ( 13 )
 

© 殘血葬花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