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血葬花。

-全職粉
-雙花韓張一生推!!!
-劍三台服傲血軍娘 _(:3」∠)_

傘修-水仙

-根據林俊杰-水仙一詞而作

-OOC

-OOC

-OOC(((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



我跌進時光夢境漫遊

朗讀月光去打開一個夢

那裡的花園芬芳依舊

看水仙在風中擺動

 

「葉修。」

「沐秋…?是你嗎…?」葉修驚愕地問道。

「嗯,是我。你好嗎?好久不見。」對方站在花園中,旁邊的水仙花圍繞著他,水仙的芬芳香氣滿佈整個花園。微風拂過,把水仙的裊裊香氣傳進葉修的鼻子裡,香氣中帶著一股熟悉的氣味——那是蘇沐秋的獨有氣味。

「我…你怎麼在這裡?這又是哪裡?」

「這裡是哪裡…不大重要吧?」蘇沐秋笑道,同時向葉修走近。

「葉修…」蘇沐秋向葉修伸手,示意他走過來。

「沐秋…我和沐橙…很想念你…你知道嗎…?」葉修看到樣貌還是沒變的蘇沐秋,再看看自己早已由瘦骨如柴變成微胖的自己,不禁苦笑。他緩緩向蘇沐秋的方向走過去,一步一步,不急不慢,亦一如貫徹的懶懶散散,把修長的手放在對方手心上,握緊。

「嗯。我知道。」蘇沐秋亦把對方的手握緊,溫柔地笑道:「我還知道很多事情呢。」

 

想起你說愛沒有盡頭

但想念你的心隱隱作痛

握著你的手 以為最後溫柔

天亮了 天亮了 我才懂

 

二人走在被水仙花圍繞的小路上,抬頭卻是滿天的繁星。漆黑的夜空之中,一顆顆如同鑽石一樣的繁星鑲嵌在濃墨般的天幕之中,二人就這樣拖著手,沒有作聲,就像十年前的他們一樣,默默地拖著手,透過互相緊握的手,把自己的溫度傳達給對方。

「十年了。」蘇沐秋輕聲道。

「嗯,十年了。」葉修拿出煙包,把煙叼在嘴裡,燃點。

「你還是那麼愛抽煙。」蘇沐秋笑道。

「嘖,你還好意思說我?不知道當年是誰抽煙抽得還比我厲害。」葉修吐出一口煙霧,把另一枝煙遞給蘇沐秋。

「十年沒抽煙了還不知道是誰比較厲害呢。」蘇沐秋接過煙和打火機,同樣的動作,沒有一絲生疏,又把打火機拋回給葉修。

世界再次回歸沉寂。葉修實在有太多的事情想給蘇沐秋知道,可,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是好。

「沐秋…」

「葉修…」

「你先說。」二人同時開口。

「沐秋,我很想念你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

「我真的很想念你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

「不要再離開我,好嗎?」

「嗯,我一直都會和你在一起。」

「真的?」葉修小心翼翼問道,你實在太怕、太怕蘇沐秋再次離他而去,他承受不了這種傷痛,沒人明白的傷痛…

蘇沐秋把葉修擁入懷,在他的耳邊道:「真的。我一直都在。」

 

慢慢的你用晴朗了我

慢慢的你把我孤單沒收

金色燈火 倒映湖面閃爍

像你的微笑溫暖守候

 

「修哥…?醒醒…」葉修感覺有人在拍他的臉,他艱難地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不是剛才一直陪伴著他的人,而是他的妹妹——蘇沐橙。

「沐秋呢…?」

「怎麼了?」

他終於知道這是一個夢。他進了夢裡,夢到了蘇沐秋。

原來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夢。

「沒事,沒事。」他笑了笑,揉了揉蘇沐橙的頭:「好了,哥該起床了,沐橙不是要看哥換衣服吧?」

「你都沒有啥好看的。」蘇沐橙攤手笑道,然後轉身離開。

葉修起床後,便走到電腦面前,把卡插進電腦,開了榮耀。

 

──玩家 君莫笑 已上線──

 

葉修望著君莫笑的樣子——正是與蘇沐秋的樣子,望得出神。

是的,十年了,不知不覺已經十年了,踏進榮耀大陸、離家出走、到了當時還是網吧的嘉世、遇上了蘇沐秋、蘇沐橙二人,這一切一切至今仍歷歷在目,彷彿一切都沒有變過:蘇沐秋仍在自己身旁製作千機傘、卻邪,不時望著自己的螢幕,看到有bug就手舞足蹈似的;蘇沐橙就乖乖的坐在自己的另一旁,盯著自己的螢幕殺怪,有時則走到自家哥哥旁,看他如何製作銀武;自己就盯著螢幕裡的一葉之秋,手卻不曾停過,噼里啪啦的鍵盤聲一直響著,直到五分鐘後才完結。

「完成了?」

「完成了。」

「我也完成了。」蘇沐秋笑道。

「哦?」他望著蘇沐秋的螢幕,看到一把銀色的傘,笑道:「這什麼武器?拿傘頭去戳人?」

「先別著急。」蘇沐秋按了按F鍵,此時的千機傘變成了一枝戰矛。

「哦?戰矛?」

「是的,怎樣?很厲害吧?為散人製造的。」蘇沐秋再按F鍵,戰矛變回了一把傘。

「不錯,有太陽時能擋一擋陽光。」葉修半開玩笑道。

「下雨也能用啊。」蘇沐秋笑。


 慢慢的我變成更好的我

慢慢的我心遼闊了許多

我笑了 我哭了 我醉了 我醒了

幸福的痕跡吻過心中 


「葉修,你還在這裡幹什麼?不去練習?」陳果經過葉修的房間,看到葉修盯著螢幕盯得出神,便開口叫道。

「沐橙呢?」

「她?她在廳裡。」

「幫我叫她進來。」葉修點了一根煙,又抽了起來。

「嘖,懶鬼!」陳果白了他一眼,便叫了蘇沐橙過來。

「叫我做什麼呢?」蘇沐橙拿著一包瓜子,走進了房間,關上了門。

「昨夜,我夢到了沐秋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

「你又知道?」怎麼這兩兄妹都好像很清楚自己的行蹤一般?

「哥哥有跟我說。」蘇沐橙笑道。

「他說什麼?」

「哥哥說你胖了很多,還有,開朗了。」蘇沐橙自顧地嗑著瓜子,一邊道:「他還說,十年沒煙抽的感覺好寂寞啊。看來你把煙給他抽了?」

「他搶的。」

「他說你給他的。」

「他騙你。」


 眺望星空 你來自愛的宇宙

我們約定 再重逄 撥快時鐘 

你就在那片綠州 陪我繼續 歌頌


 那一晚,他又夢見了蘇沐秋。

「你個混蛋,幹嘛說我給你煙?」葉修笑著走向蘇沐秋,打了對方的胸膛一拳。

「沒有啊,為什麼我要說?說了我就沒煙抽了啊,你當我是傻子嗎?」蘇沐秋疑惑地望向葉修。

「那她怎樣知道的?」

「我哪知道?」

「算了反正她都不在。」說罷葉修又從口袋裡拿出煙,抽出兩根煙。

「哈哈,也對。」蘇沐秋接過煙,把煙點燃。

坐在被水仙花圍繞住的長椅上,二人叼著煙,看著滿天星斗。

「也許她可能在某個角落蹲著。」蘇沐秋笑道。

「管她的。」葉修嘿嘿一笑,並牽起蘇沐秋的手,緊緊握著。


  陪你坐看雲卷雲舒,花開花落。


 --傘修@水仙完--

评论 ( 1 )
热度 ( 9 )
 

© 殘血葬花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